诗词大会李子琳飞花

时间:2020-11-22   作者:互联网搜集整理

诗词大会李子琳飞花

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冠军雷海为

李子琳《中国诗词大会》是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之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指示精神,为让古代经典诗词,深深印在国民大众的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基因”,而由央视科教频道推出的一档大型文化类演播室益智竞赛节目。

《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共10期。

中国诗词大会中的李子琳,才16岁就打败了几次大人,她是不是很厉害...

李子琳《中国诗词大会》是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之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指示精神,为让古代经典诗词,深深印在国民大众的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基因”,而由央视科教频道推出的一档大型文化类演播室益智竞赛节目。

《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共10期。

...

诗词大会飞花令,园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 唐 · 白居易《长恨歌》小园香径独徘徊 —— 宋 · 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 两汉 · 汉乐府《长歌行》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 清 · 纳兰性德《长相思·山一程》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 唐 · 贾岛《题李凝幽居》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 宋 · 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 宋 · 林逋《山园小梅·其一》金谷园中草初绿,石崇一弄思归曲 —— 唐 · 牛殳《琵琶行》衣杵相望深巷月,井桐摇落故园秋 —— 宋 · 陆游《秋思》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 —— 南北朝 · 何逊《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诗词大会为什么这么火

蒙曼(现场嘉宾) 中国诗词大会打到了鼓点上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几年前曾有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这两句诗自己特别喜欢,但恨才华不够,希望有人能续写两句。

中国人诗心不死,这就是很好的例证,蒙曼回忆称,帖子发出后最终有上百万人在跟帖。

从诗经开始,人们非常习惯诗词这种审美方式,愿意用这个来表达感情,虽然这样的文学形式逐渐被放弃了,但是基因还在,《中国诗词大会》打到了鼓点上,一下激发了中国人的诗词基因。

随着《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00后选手武亦姝也得到了网友大量的关注。

在蒙曼看来,武亦姝的走红和诗词大会成功的道理相近,因为他们都激发了中国人内心的一种情感共鸣,而并不是因为她夺得了最后的冠军。

因为早在节目刚刚播出时,武亦姝凭借强劲的实力和淡定的心态,就在飞花令环节一战成名。

当时的主题字是月,武亦姝微笑着将《诗经·豳风·七月》的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脱口而出,令大量网友折服其气度和才情,也让不少人高呼,这才是00后的正确打开方式。

蒙曼认为,激发人们心中埋藏最深的情感,往往会得到奇迹般的喷发,诗词如此,人亦如此。

我们都喜欢那种国民好闺女形象,谁家里有这么一个姑娘,心里都会觉得特别开心,蒙曼坦言,我们心目中对一个女孩不就是这样期盼的吗?希望她很文静,有高雅的品位,学问好,人不做作,落落大方,人淡如菊,中国人对于年轻女性的审美品位,武亦姝都囊括了。

靳智伟(媒介专家) 文化的痛点常成传播的热点 关于诗或词,中国人有着独特的文化情结。

一部中国历史始终伴随着中国的诗歌史。

盛世必言诗,大江东去形成唐宋诗词创作的顶峰,红军不怕远征难体现着当今中国人的豪情;节日必言诗,所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入世必言诗,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出世必言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触景时言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生情时言诗,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闲适时言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在媒介专家靳智伟看来,虽然在现代诗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是自古当中国人遇到天大的困难或灾难时,甚至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我们还有诗。

文化的‘痛点’常常可以转化为传播的‘热点’与多媒体‘槽点’,靳智伟认为,《中国诗词大会》紧紧抓住了中国受众的诗词文化情结,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意境之美给予了精准的电视阐释。

《中国诗词大会》的热播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民族文化基础,通过电视传播手段,让电视受众以‘会诗’的形式与选手对话,与前人对话,与历史对话,与生活对话,并在这一过程中锤炼自己的审美情操,在靳智伟的眼中,中国古典诗词的多元文化信息,与电视手段的有机结合,也使得《中国诗词大会》形成了诗样传播调性与多元文化传播形态。

这使得节目充满了诗情画意,在强化哲理的同时没有酸腐的道学气味。

■第二季亮点 改进赛制 武亦姝若在首季也许走不到最后 赛制的创新性是《中国诗词大会》成功的关键之一,它不仅仅可以选拔优胜者,还构成了本节目叙事结构的框架,是节目形成悬念和传播趣味点的重要手段。

《中国诗词大会》则以独创形式的赛制结构 ; ;内循环搏击擂台赛博得了不少观众的眼球。

节目通过海选形成现场百人团成员,百人团通过擂主争夺战形成当期擂主,攻擂失败者重新回到百人团。

这种循环赛制使得比赛形成富有弹性的趣味结构。

对于攻擂的选手来说,题目的难度实际上是把双刃剑。

因为高难度的题目可以更多地击败百人团选手获得更高的分值,但也可能将自己打败。

低难度的题目自己可以轻松驾驭,但可能无法获得攻擂的分值而导致自我淘汰。

这样的场内循环打分结构,成为节目的一大亮点。

然而,这样的双刃剑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总决赛时就产生了爆冷门的情况。

当时,李子琳从节目刚开始便像武亦姝一样因出色的诗词储备量和冷静的头脑获得了网友极大的关注。

而后,李子琳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一直杀到决赛,却被在最后一期节目中首次攻擂的殷怡航击败屈居亚军。

第一季结束后,很多观众感到大赛的赛制存在着较大的弊端,因此最后的选手获胜名次难以服众。

因此,第二季将赛制修改成积分制,比赛一共十场,前九场是通常的比赛,最后一场即第十场则是让前九场表现较优的守擂者、攻擂者和挑战者集中起来同场较量,然后决出整个大赛的获胜名次。

之前,武亦姝被百人团突围而出的李宜辛刷下,原本很难再战,新的赛制成就了节目的同时也成就了武亦姝。

新增环节 飞花令强势圈粉无数 除积分制外,第二季节目新增的飞花令等环节更是让今天的年轻观众大开眼界:原来今天玩的空当接龙的游戏结构,中国古代早已成型且玩得如此高雅。

飞花令源自古人的诗词之趣,原本是古人行酒令时的一个文字游戏,得名于唐代诗人韩翃的名句春城无处不飞花。

在本季《中国诗词大会》中,节目组引进并改良了飞花令,为每场比赛设置一个关键字,不再仅用花字,而是增加了云春月夜等诗词中的高频字,在场上选手完成答题后,由选手得分最高者和百人团答题成绩的第一名,来到舞台中间,轮流背诵含有关键字...

“诗词大会”凭什么火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自播出以来好评如潮,获得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被誉为电视界的一股清流,成为年初电视节目中一匹最大的“黑马”。

前晚,节目总决赛落下帷幕,“00后”复旦女孩武亦姝不负众望夺得了冠军。

综艺和鲜肉霸屏的今天,一档诗词类文化节目为何如此火爆?为此,不少专家从各个角度点评了《中国诗词大会》口碑与收视齐飞的原因。

“中国人诗心不死”,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中国诗词大会》专家嘉宾、原百家讲坛的主讲人蒙曼认为,中国人血液中流淌的诗词基因还在,一旦有一种形式把它展示出来,就会形成一种喷发。

蒙曼(现场嘉宾)中国诗词大会打到了鼓点上“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几年前曾有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这两句诗自己特别喜欢,但恨才华不够,希望有人能续写两句。

“中国人诗心不死,这就是很好的例证”,蒙曼回忆称,帖子发出后最终有上百万人在跟帖。

“从诗经开始,人们非常习惯诗词这种审美方式,愿意用这个来表达感情,虽然这样的文学形式逐渐被放弃了,但是基因还在,《中国诗词大会》打到了鼓点上,一下激发了中国人的诗词基因。

”随着《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00后”选手武亦姝也得到了网友大量的关注。

在蒙曼看来,武亦姝的走红和诗词大会成功的道理相近,因为他们都激发了中国人内心的一种情感共鸣,而并不是因为她夺得了最后的冠军。

因为早在节目刚刚播出时,武亦姝凭借强劲的实力和淡定的心态,就在“飞花令”环节一战成名。

当时的主题字是“月”,武亦姝微笑着将《诗经·豳风·七月》的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脱口而出,令大量网友折服其气度和才情,也让不少人高呼,这才是“00后”的正确打开方式。

蒙曼认为,激发人们心中埋藏最深的情感,往往会得到奇迹般的喷发,诗词如此,人亦如此。

“我们都喜欢那种国民好闺女形象,谁家里有这么一个姑娘,心里都会觉得特别开心”,蒙曼坦言,“我们心目中对一个女孩不就是这样期盼的吗?希望她很文静,有高雅的品位,学问好,人不做作,落落大方,人淡如菊,中国人对于年轻女性的审美品位,武亦姝都囊括了。

”靳智伟(媒介专家)文化的痛点常成传播的热点关于诗或词,中国人有着独特的文化情结。

一部中国历史始终伴随着中国的诗歌史。

盛世必言诗,“大江东去”形成唐宋诗词创作的顶峰,“红军不怕远征难”体现着当今中国人的豪情;节日必言诗,所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入世必言诗,“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出世必言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触景时言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生情时言诗,“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闲适时言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在媒介专家靳智伟看来,虽然在现代诗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是自古当中国人遇到天大的困难或灾难时,甚至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我们还有诗。

“文化的‘痛点’常常可以转化为传播的‘热点’与多媒体‘槽点’”,靳智伟认为,《中国诗词大会》紧紧抓住了中国受众的诗词文化情结,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意境之美给予了精准的电视阐释。

“《中国诗词大会》的热播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民族文化基础,通过电视传播手段,让电视受众以‘会诗’的形式与选手对话,与前人对话,与历史对话,与生活对话,并在这一过程中锤炼自己的审美情操”,在靳智伟的眼中,中国古典诗词的多元文化信息,与电视手段的有机结合,也使得《中国诗词大会》形成了诗样传播调性与多元文化传播形态。

“这使得节目充满了诗情画意,在强化哲理的同时没有酸腐的道学气味。

”■第二季亮点,改进赛制,武亦姝若在首季也许走不到最后赛制的创新性是《中国诗词大会》成功的关键之一,它不仅仅可以选拔优胜者,还构成了本节目叙事结构的框架,是节目形成悬念和传播趣味点的重要手段。

《中国诗词大会》则以独创形式的赛制结构——“内循环搏击擂台赛”博得了不少观众的眼球。

节目通过海选形成现场百人团成员,百人团通过擂主争夺战形成当期擂主,攻擂失败者重新回到百人团。

这种循环赛制使得比赛形成富有弹性的趣味结构。

对于攻擂的选手来说,题目的难度实际上是把双刃剑。

因为高难度的题目可以更多地击败百人团选手获得更高的分值,但也可能将自己打败。

低难度的题目自己可以轻松驾驭,但可能无法获得攻擂的分值而导致自我淘汰。

这样的场内循环打分结构,成为节目的一大亮点。

然而,这样的双刃剑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总决赛时就产生了爆冷门的情况。

当时,李子琳从节目刚开始便像武亦姝一样因出色的诗词储备量和冷静的头脑获得了网友极大的关注。

而后,李子琳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一直杀到决赛,却被在最后一期节目中首次攻擂的殷怡航击败屈居亚军。

第一季结束后,很多观众感到大赛的赛制存在着较大的弊端,因此最后的选手获胜名次难以服众。

因此,第二季将赛制修改成积分制,比赛一共十场,前九场是通常的比赛,最后一场即第十场则是让前九场表现较优的守擂者、攻擂者和挑战者集中起来同...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彭敏对二十五人飞花令在哪一集

中国古诗词大会李四维与陈更争夺擂主的古诗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陈更答错。

李四维答对。

李四维得1分。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陈更答对。

得1分。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陈更答对。

得1分。

根据以下线索,说出一位词人:秦观。

李四维答对。

得1分。

请根据以下线索,说出这首诗的诗名:《游子吟》。

陈更答对。

得1分。

请根据以下线索,说出一个节日:《中秋节》。

陈更答错。

送李四维得1分。

单项选择题:下面哪句诗不是李白写的:李白一斗诗百篇。

李四维答对。

得1分。

奥地利作曲家马勒的《大地之歌》最后以哪首唐诗结尾:正确答案是王维的《送别》。

陈更答错。

送李四维得1分。

李四维保住擂主。

...

满屏竞传飞花令,一众争说武亦姝。

2017年初,《中国诗词大会》节...

《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教育节目有利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丰富了精神文明创建形式,有助于满足人民的文化需求,缓解社会主要矛盾,体现了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有助于丰富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人们的科学文化素质,提高了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所以①②④是正确的选项;③选项不符合实际,不现实,排除.故选B.

诗词大会飞花令第七关怎么过

人闲桂花 落,夜静春山空;皎洁的月亮从山谷中升起来惊动了山鸟,时而在山涧中发出鸣叫声。

鸟鸣涧(唐)王维人闲桂花落,①夜静春山空。

②月出惊山鸟,③时鸣春涧中。

④翻译寂静的山谷中,人迹罕至,只有春桂在无声的飘落,夜半更深,万籁俱寂,似空无一物。

皎洁的月亮从山谷中升起来惊动了山鸟,时而在山涧中发出鸣叫声。

...

声明:内容仅供参考,图片和文章选取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